芒果干

🎃

龙凤呈祥

龙,朱一龙的龙。


凤,凤凰的凤。(香蜜里邓伦是凤凰。)


端午安康,龙凤呈祥,嘻嘻嘻(♡˙︶˙♡)


离开我……



*渣文渣写手


*真香&ooc预警


*520狗粮预警


—————————


(zty视角)


离开我,你会遇到更好的人。


我一直都知道,吕泽州对你的关怀细腻,他体贴又处处让着你,人缘好到爆。而我,除了歌唱的比他好听,人也帅了那么一丢丢,(加粗画重点,这一丢丢很重要,要考的)好像也没有什么比他强的。


And then,I don't love you anymore.


这句话是真的。


上句话是假的。


我多想做回我自己,像没遇见你时一样。


坚韧独立,勇敢内敛,冷漠又多情。


对,我会做到。


我会放下。


在61分,在25点,在366天,在星期八,在十三月,在……


在你离开的时候,至少我会表现的落落大方。


———————————————————————


(mzk视角)


离开我,你会遇到更好的人。


我这个人吧,自私偏爱胡闹,无畏也会分不清是非,然而你是我命中的劫。若是你不愿,我会坦荡荡放你走。


上句话是假的。


上句话是真的。


你那么好,我怎么可能放你走???


我要抱着你。


不爱我的人怎么会半夜听我讲莫名奇怪的梦还听得津津有味,怎么会支腮欣赏我的冷幽默——“葬爱家族冷坤”,怎么会陪我通宵压马路……


而且,我明明这么好。你看,我小狼狗小奶狗来回切换自如,潇洒又帅气,说起我的段位和歌声,除了王者还有哪个词可以形容呢?我冷坤可是万人迷啊(啊哈哈哈,咋还自恋上了呢)


离开我,谁带你吃鸡,谁给你公主抱,谁给你撒娇,哼。你,这辈子都是我的,我都盖章了,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变了你就是我儿子。


离开我,心会很痛心会很痛~  一痛再痛~


———————————————————————


(zty视角)


一觉醒来,这孩子盯着我傻笑什么?


怕不是傻了?


这哪像要分别?


行吧,我就知道。


离开我,心会很痛心会很痛,一痛再痛~


永葆天真

#OOC


#小甜饼


#短小预警


迷糊间抱紧一个软软温热的抱枕翻身入眠。


一夜好眠,无梦。


翌日正午,阳光铺满了整个小屋,恋恋不舍地松开抱枕,睁眼忽地一愣,眼前这个Q版孟子坤是哪来的?扪心自问,最近没做什么亏德事呀,难不成是昨晚新年许愿?!愿孟子坤永葆天真,我能守护他长大……


卧槽……


不过Q版真的好卡哇伊啊。这粉嫩肌肤,水汪汪的眼睛,还有婴儿肥!看着就手痒哇。禁不住诱惑上手掐了两下,跟电闪雷鸣有一拼的哭声就一发不可收拾,魔音绕梁,滚滚音浪一步杀十人。


然后我就硬生生变成了小p孩儿???


所以孟子坤什么新年愿望?


黑人问号脸。


(旁白:你爸爸永远是你爸爸。反攻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


半生缘

和七爷的联文

@苏宥溪是七爷💕

ooc

心理咨询师×心理疾病患者


Day 1


夜已深,暖暖的灯光七零八落地照着青翠的树叶,以及松软的沙滩上孤单的排球。


视线拉长,高至三楼的椰子树下深棕色长椅上坐着一个木然的男孩,白色短袖上的图案是梵高的向日葵,头顶的白色鸭舌帽遮住了面孔,显而易见的是肤色较黑,身材偏瘦。


六楼的赵先生从小阁楼的阳台望去,叹气不语。绿植从墙角延伸到小阁楼透着微光的角落,随风摇曳。


良久。


随着吱呀一声窗户合上,树下的人儿愣了半晌,疲惫颓废地将头靠在椅背上,懒散地抬了眼皮看向那扇关上的带着纯黑简约花纹的窗户,复又沉重阖眼。


Day 2


破晓时分的田径场空荡荡。


孟先生孑然一身跑得大汗淋漓,呈大字形躺在草坪上,鸭舌帽盖住了整个脸。


他也想什么都不想,仅仅数着呼吸频率,吹着时而刮过的凉风,哪怕蝴蝶飞不过沧海,又没人责怪它自由自在。


奈何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


人生这场修行,真的是太tm苦了。


他今年大一。


他们交往了三年,整整高中三年。就临近高考的时候收敛了一点,不过一放学,出了校门口,还是一如既往地腻歪,不在乎别人艳羡目光,随时随地撒狗粮。


过了一个新生军训,那姑娘说要分手,给的理由只有一句话。


他脑子有问题。


只留下这一句话就消失得无影无踪,qq,微信,只有泛灰的头像残留过往的温暖,电话成了空号,甚至房屋,一夜之间竟已易主。


就像躺在桥索之上做了一场梦,


梦醒后跌落,粉身碎骨,


无影亦无踪。


赵老师是在这时候路过操场,忽地生发一个念头,如野草般疯狂滋长。


想去看看那个boy,想知道他身上发生了些什么,能否相互依偎,孤独靠着孤单取暖。


不知是什么缘故,自信猜测那boy还在原地,果不其然,就在草坪上看到了他。


悄咪咪地躺在旁边,保持沉默,想开口劝慰却又咽下,以什么身份开口呢?


赵天宇,收收你那泛滥的同情心吧,你可长点心吧。


初恋精灵古怪的模样,调侃的语气,踮起脚尖敲脑壳的动作,还历历在目。


大脑随即飞速闪过一些画面,缓缓起身离去,不带走一片云彩。


Day 3


那个boy名叫孟子坤。


他的女友小名叫阿稚,娃娃脸,稚气未脱的模样。


他们曾经很幸福,郎才女貌,神仙恋爱那种,撒狗粮只让人羡慕而无力追赶。忽然暴风雨时的拥抱,晴空万里时孟先生撑起的高高的伞,转圈圈的公主抱,阿稚踮起脚尖锤他遭到的摸头杀……


他不懂,怎么会变成这样。


他不信邪,可她就彻底从他的世界消失了,怎么也找不到。


他喝的烂醉,模糊间呢喃着,


什么样的死法比较好呢?


他不知道旁边树荫下的兄dei红了眼眶,慌乱地挂断电话,可惜已经来不及,声音穿透屏幕传至大洋彼岸,“啪嗒”,水晶杯坠落,破碎,刺破肌肤,血珠汩汩的流,洒落的红酒滴落在羊毛编织的地毯上,宛如盛开的妖冶罂粟花。


五分钟后,一架飞机启航。


此时的孟子坤什么都不知道,只是呆呆的看着玻璃杯中的倒影。


舞台上散落的灯光下,高脚凳上一个穿着白衬衫的小哥哥嘴角上扬,一曲欢乐又带着青春明媚的忧伤的《奇妙能力歌》感染了满屋的空气。一曲终了,某个傻乎乎的大高个儿上台,满怀激情地引爆全场,要玩游戏了!抽取一名幸运观众,上台和赵天宇比赛吹瓶,输的表演节目。


台下的小姑凉们个个激动得语无伦次,心砰砰跳地期待着抽到自己。


“three,two,one.让我们看看是哪位幸运儿呢?当当当当,恭喜我们包厢名为Ds的幸运孟先生被抽中,有请孟先生。”


“不用了,我自弹自唱。”


台下的姑娘们看着又一个帅哥上了台,想象着帅哥对吹瓶的场面欢呼雀跃,听了这句话面面相觑,场面忽的尴尬。


我却不受他人干扰,鬼使神差地坐在钢琴旁,轻轻弹奏熟悉旋律,哼唱着,她曾说最爱这样的我,我自弹自唱的时候简直在发光,神仙下凡既视感,可她已不在我身边,所以最后弹一次这首歌作为自己临死的祭奠吧。


“我没想到为了你我竟然疯狂到

山崩海啸没有你根本不想逃”


看《太空旅客》的时候,电影院后排c位昏暗角落里缠绵忘我的kiss,也曾羡煞旁人,可失去你的我,沦落至此。你懂的,我这不叫活着,叫没死。


只顾抒发自己的感情,不去猜测别人想到了什么。台下的人是否也热泪盈眶,有着相似的故事呢?


赵先生站立一旁,眼中星光点点,不知是想到了什么。


二十分钟后,一架飞机失事的新闻在网络上散播着。


某个屋外,吕泽州焦急地在走廊走来走去,脚步声仿佛回应着他的束手无策。


屋内一片寂静。


不知怎么看对眼了,赵先生与孟先生在一曲结束后对饮,一先一后醉倒在天蓝色沙发上,昏昏沉沉,不问世事纷纷扰扰。


……未完待续


文手二十题

来自于小饼干老师的艾特, 我也不懂大佬为撒艾特我。。。


1.笔名的由来?

原来是“南枳whisper”,南枳,橘生淮南,枳生淮北,我生于淮北来到淮南,所以说南枳,whisper是低语,因为我一般说话比较小声。

现在是“嗜酒”,因为赵老师喜欢喝酒,谐音19,刚好是我虚岁。


2.什么时候开始写作?是什么动机让你写下去?

高考结束的时候。动机有很多呀,对天子的热爱,天子粉圈的快乐辽。


3.感觉自己文风是什么?

时而梦幻得不着调,虽然很不想可爱,想走文艺正经有格局,寓意深刻的文风,但实在控制不住我寄几。。。


4.早期文风和现在落差大吗?

大吧。。。


5.喜欢的风格(故事走向和文风)

喜欢可爱的,有趣的,细腻的,最喜欢还是有格局又文艺,寓意深刻的。


6.觉得自己擅长写什么?

可爱无脑浪漫。。。


7.觉得自己不擅长写什么?

文艺寓意深刻。。。


8.写一篇大概要写多长时间?

不知道,关键是间隔太久。。。


9.动笔之前要花多长时间?

有时很久,有时不需要。


10.创作的时候有没有什么特殊习惯?有什么困扰?

有时听歌。困扰啊,写的不满意。


11.手写派还是打字派?创作的时候喜欢用什么工具?

都有,不过多数是打字。wps。


12.有打草稿的习惯吗?

就是在手机里码字之后再修改,直到自己满意或者累了。


13.喜欢什么题材?

脑洞很大或者超级文艺,格局比较大,或者脑洞大而且有趣。。。


14.最喜欢的文学创作者。

早安老师。


15.梦想当个作家吗?

   想过。


16.在文学创作.上有什么特别的经验或者回忆吗?

个人爱好而已。感谢小学某个超级温暖的老师,鼓励我,给我写作的信心。


17.喜欢写小说这件事情吗?

喜欢,更喜欢看😍。


18.从开始到现在最喜欢的一个文字片段并截取下来


可他忽然就想起那四年一起经历的酸甜苦辣,一起度过的无所事事的下午,漫步的长廊,赏过的色彩斑斓的烟花,在暴风雨停歇时吹过的蜡烛,樱花树下玻璃瓶藏起的愿望,她时常唇角扬起的弧度……


“怎么我都还记得……”

他长长的双腿蜷缩起来,垂头呢喃。


“忘记哪有那么容易。伤筋动骨的疤痕是祛不掉的。表面越是若无其事,一旦触及,就越是痛彻心扉。”


19.喜欢现在的文风吗?希望有什么改变?

不太喜欢。希望更加成熟。


20.圈几位好奇的写手

瑟瑟发抖。。。 @早安坤先生  @斑斑斑斑白球儿_  @过度甜量  @独孤out  @吹风机   @嗜🍬主义  @刘二二二二  @sherocy  @时栖


万圣节快乐呀

万圣节小段子

*甜


赵天宇耸拉着眼角,一手推开门,站在鞋柜旁,两只鞋鞋跟靠在一起,借力一把脱掉。半发呆半放空脑子,耳边突然传来带着笑意的调侃,微微上翘的语调,就算黑灯瞎火都能想象他眯起的眼角。


“跪下!”


“这么晚回你去哪儿浪了?”


赵天宇高冷地看着孟傻坤,做出一副要走的样子,洁白的小脚丫在地毯上摩擦。


孟傻坤飞扑过去,一把把天宇推倒在软软的地毯上,吧唧一口亲上去。


“我是不是你最疼爱的人~”


“我怕不是跟鬼在谈恋爱叭?”天宇翻了个白眼。


『跟我走吧』

chapter 2
*天子
*he
*ooc

————

正打算打开网易云音乐听歌放松大脑,手机却黑屏了,然后就看到孟子坤止不住的大笑,右手拍腿,左手指着我,头摇摇晃晃,还试图模仿我放音乐然后黑屏愣住的情景。幼稚鬼。

我大概是上辈子吃这祖宗的饭没给钱吧。

满头黑线地瞅着他,他似是笑够了,乖巧地捧过我手机,
“我给你充电去。你先玩我的iPad。”

快充满电的时候,我困得两眼模糊,打了哈欠去洗脸,冰凉的水让我清醒了不少。

此时的我并不知道某条短信被孟子坤看到,某件棘手的事就这样解决了。

我回到座位的时候,打开手机并没有发现新短信,不过屏幕却干净得能照出人影,服务真好。

正打着王者的坤儿两眼盯着屏幕,一副信心十足的模样,就真的赢了,正得意地笑。手机铃声响起,他随意看了屏幕,脸色蓦地沉下来,压低嗓音打完电话后,闷闷不乐地撩起刘海,按着太阳穴,不说话,唇紧绷着,眉头锁着。

沉默了不知多久,我实在看不过去,拉起他,
“跟我走,我带你去酒吧。”

酒不算个好东西,但是难过的时候,可以麻痹神经,模糊间不辨真假,不知喜乐,似醒非醒,似梦非梦。

我带他来的酒吧是我跟兄弟开的。规模不大,但该有的也都有。我在台上唱歌,他在台下喝酒。他点的是玛格丽特,Jean Durasa为了纪念他逝去的女友专门调制的,入口酸酸甜甜,不过怕是他咽下的尽是苦涩。

我大概知道我应该唱什么歌了。

“忘了她
就像忘了一朵花
就像忘了哭过的青春
笑过的年华”

青春,年华,花,多么美妙的字眼。可惜,青春易逝,年华似水,花朵会谢,没有什么能永恒不朽。

“一转眼
他在天涯 我在天涯
……
忘了她”

就像歌里那样,“说好不牵挂,怎能不牵挂。”我懂的。

但我还是祝福你能忘了她,活的没心没肺,且越来越不像个混蛋。只要一切出于自然,你想笑便笑,想哭就哭,不必求深刻,只要合你心意。

我下了台,喝的是琴费士。它冒出的气泡像极了那年夏天的柠檬汽水。原来我也没有忘了她。自嘲地笑了笑。

我和他,面对面,坐在角落里。这里没有喧嚣,只有孤独的两个人,一个在说,一个在听。

初恋总是青涩纯真的,不掺杂真正的暗淡色彩,晴天便晴空万里,明媚的阳光透过树叶,洒下了金色的光圈,点缀着那段似水年华。就连雨天都饱含诗意与愉悦,雨水滴滴答答地打在残留的荷叶上,汇聚成一团,自在地滚来滚去。雪天更是美妙。在室内,捧杯温暖的咖啡,透过落地窗看大雪纷飞,描绘有彼此的蓝图。出门在外,用手指轻捻一片雪花,看它细小的纹路,看它在她睫毛上颤动,化作眼角的水珠坠落,划出美丽的弧度,打打闹闹不小心就走到了白头。

可初恋却常是无疾而终,连分开的理由都在敷衍,静默的空气像在嘲讽。那是晴空万里忽然暴风雨,从里到外浇了个透心凉,衣服黏糊糊地贴着皮肤,刘海湿乎乎粘在额头,心情更是低落。

孟子坤说,那个姑娘,并不是非常美艳或甜美,但足够特别,肤色极白,俩人走一起回头率杠杠的。她是干净纯粹的美好。他们在一起将近4年了。从初三开始的,他追的她,她纯情又心软,没忍心拒绝。可他们终究还是散了。是她提出的,但他也没挽留。他不知道原因,她只说希望他快乐,可他们一起时他并不快乐。他没否认,也不知道自己的心又飘到了哪里。

散了之后,她仍旧一直关注他。他跟母亲约定的是找到心动的人之前每天都要见一个姑娘,不然就准备分担公司业务。她知道他放荡不羁爱自由,这情况多半是遇上对的人了。听说他今天没约姑娘,特意打电话问问,约了明天下午三点老地方见面。

可他忽然就想起那四年一起经历的酸甜苦辣,一起度过的无所事事的下午,漫步的长廊,赏过的色彩斑斓的烟花,在暴风雨停歇时吹过的蜡烛,樱花树下玻璃瓶藏起的愿望,她时常唇角扬起的弧度……

“怎么我都还记得……”
他长长的双腿蜷缩起来,垂头呢喃。

“忘记哪有那么容易。伤筋动骨的疤痕是祛不掉的。表面越是若无其事,一旦触及,就越是痛彻心扉。”

递了纸巾的我不忍看他那双狗狗眼里的血丝与忧伤。

“我再给你唱首歌吧。”
拎了吉他,信手拨弦,

“在那个长的不能再长的下午
我站在阳光里 你站在我眼里
如果你没有出现 多好
如果没有你 多好
你看 如果那样
我还可以自在的
一个人走过长长的街道
不会发觉右手伸张着竟无处安放
不会发觉自己习惯和自己拥抱
不会发觉
叶子 是不会飞翔的翅膀
翅膀 是落在天上的叶子
天堂 原来应该不是妄想
只是我早已经遗忘
当初怎么开始飞翔
孤单 是一个人的狂欢
狂欢 是一群人的孤单
爱情 原来的开始是陪伴
但我也渐渐地遗忘
当时是怎样有人陪伴
我一个人吃饭 旅行 到处走走停停
也一个人看书 写信 自己对话谈心
只是心又飘到了哪里
就连自己看也看不清
我想我不仅仅是失去你”

“来吧,今个儿一醉方休。”

醉眼朦胧间看见晃动的摆满桌子的酒瓶,长了好多头的合伙人把我俩抬到我床上。眼皮一耷拉就安心地睡了。

翌日。

我清醒的时候感觉浑身被禁锢着,睁眼一瞧,这小子八爪鱼一样附在我身上,合着把我当抱枕了啊。罢了,同病相怜。

伸长了右手去拿手机,翻了短信,忽地愣住。是谁动了我的手机?细细回想,在游乐园擦的格外干净的屏幕是个线索,但这事儿跟店员绝对没关系,眯起眼,目光投向睡的正香的某人。